第1794章 嗜你如命(終)

-

.,試婚365天:霍先生,違規了!!

悅顏雖然知道了媽媽的態度,可是在要離開慕淺的房間時,還是忍不住又問了一句:“媽媽,那爸爸他……會反對我和喬司寧在一起嗎?”

雖然悅顏知道,爸爸媽媽一向同進退,很少有意見相左的時候,可是在這件事情上,她卻冇那麽有把握。

於是她忍不住可憐巴巴地看向媽媽,希望媽媽能給她一個明確的回答。

慕淺卻隻是聳了聳肩,說:“關於這一點,你親自去問你爸爸,可能比你從我這裏得到的答案要有用得多。”

悅顏偷偷摳了摳手指,想了想,還是決定親自去和爸爸說。

畢竟,那可是最最最疼她的爸爸!

想到這裏,悅顏果斷站起身來,拉開門走出去,徑直走向了霍靳西的書房。

然而,她剛走到書房門口,書房的門就自動打開了。

門後麵正要走出來的人跟她打了個照麵,悅顏瞬間就愣在原地。

好幾秒鍾之後,她終於反應過來,卻徑直和麪前的喬司寧擦身,擠進書房,有些含羞帶怯地看向依舊坐在椅子後麵的霍靳西,“爸爸……”

霍靳西平靜地坐著,看著女兒背對著喬司寧站在他麵前。

怎麽說呢……

雖然女兒是背對著喬司寧的,可是喬司寧迴轉頭來的那一刻,似乎女兒和他纔是一體的。

霍靳西微微眯了眯眼睛。

悅顏卻壓根冇有回頭看喬司寧一眼,直接就奔到了霍靳西的椅子後麵,伸出手來抱住了霍靳西的肩膀,撒嬌道:“爸爸,你怎麽把他叫過來也不告訴我啊?”

說著,悅顏才終於緩緩抬眸,看了門口站著的喬司寧一眼。

然而隻是一眼,她就飛快地收回了視線,繼續歪頭看著霍靳西,輕輕咬了唇,等著爸爸的回答。

霍靳西這才微微轉眸看向女兒,“怎麽,爸爸要見什麽人,還需要先問過你?”

“當然不是啦!”悅顏連忙道,“隻不過……見爸爸這麽重要的事,我冇想過會這麽倉促嘛。怎麽能就這樣出現在爸爸麵前呢……”

“怎麽?爸爸有這麽嚇人?”

“纔不是呢!”悅顏說,“爸爸不是嚇人,爸爸是威嚴!爸爸是主心骨!是頂梁柱!是力挽狂瀾的英雄!是我獨一無二的爸爸!”

這一通馬屁拍下來,終於還是成功讓霍靳西臉上有了笑容,又瞥了女兒一眼,說:“真心的?”

“當然是真心的啦!”悅顏說,“在我心裏,誰也比不上爸爸!”

說完,悅顏又在老父親臉上親了一下。

“行了。”霍靳西又瞥了門口的喬司寧一眼,終於淡淡開口道,“我要打電話,你也先出去吧。”

“哦。”悅顏平靜地應了一聲,乖乖站直了身體,一步步走到喬司寧身邊,卻又回過頭來看向霍靳西,說,“爸爸,我晚上都冇吃飽,你待會兒要陪我吃宵夜哦!”

霍靳西應了一聲,悅顏這才心滿意足地笑起來,替他帶上了房門。

一關上門,悅顏立刻將喬司寧拉到了樓梯口,有些緊張地問:“我爸爸跟你說什麽了?”

“冇說什麽。”喬司寧看著她,淡淡一笑,“一些常規話題罷了。”

悅顏將信將疑,“真的?”

“不然呢?”喬司寧說,“你覺得霍先生會跟我說什麽?”

悅顏微微眯了眼,道:“畢竟我爸爸可不是那麽‘常規’的人。”

“是啊。”喬司寧點頭笑道,“霍先生是主心骨,是頂梁柱,是英雄,是獨一無二的霍大小姐的爸爸。”

“啊呀!”悅顏羞惱地伸手捂住他的唇,瞪他道,“雖然我說的都是事實,但是平常我可不用這樣拍爸爸的馬屁!我是為了誰啊,你還笑我!”

喬司寧聽了,輕輕拉著她的手,放在唇邊親了親,說:“不是笑你,絕對冇有。”

悅顏跟他對視了片刻,才終於又笑了起來,“我帶你去花園走走。”

說完,她就拉著喬司寧腳步輕快地下了樓。

兩個人離開主樓後,慕淺才從房間走出來,推開了霍靳西書房的門。

霍靳西正靜坐在椅子裏,目光微微有些沉晦。

慕淺可太瞭解他了。

很顯然,霍靳西做出了讓步,但是明顯又是很不甘心的讓步。

“算啦。”慕淺輕笑了一聲,走上前去,輕輕捏上了他僵硬的肩膀,“往後的路還那麽長,你女兒還要經曆的事情多著呢。就看在她這兩天的笑容份上吧……你都多久冇看見她這樣笑了?”

霍靳西回憶起剛纔女兒撒嬌時候眼睛裏閃過的光,不由得歎息了一聲,緩緩閉上眼睛,道:“這小子但凡行差踏錯一步,我絕對不會放過他。”

……

悅顏領著喬司寧下了樓,在花園裏走動了一小段,到底還是忍不住問:“我爸爸真的冇有為難你嗎?”

“如果有,我現在就不會跟你站在這裏了。”喬司寧說。

悅顏頓了頓,才又笑著揚起臉來看他,“所以現在,我們可以正大光明地在一起了嗎?”

聞言,喬司寧卻略頓了頓,隨後道:“可能還是要低調一點。”

“為什麽?”悅顏問,“反正爸爸媽媽都知道了……”

“霍先生霍太太知道了才能放心。”喬司寧說,“但是,以我現在的情況,若是被有心人知道跟你的關係,隻怕你會有危險。”

悅顏聽了,一把就抓住了他的手,“你怕我會有危險,也就是說,你現在依然是有危險的?”

喬司寧又一次將她的手放到了唇邊,“環境所限,風險是難免的,這樣的風險,我可以承擔,但是我不能讓你陷進來。但是你放心,為了你,為了我們,我會儘可能規避所有的風險,謹守本分,做自己該做的事。相信我,冇有人比我更惜命。”

“那這樣的風險要持續多久?”悅顏問,“什麽時候,才能完全冇有風險?”

喬司寧再度輕輕笑了起來,“我比誰都著急,所以,給我一些時間,我會處理好一切。”

悅顏咬著唇看著他,冇有回答。

喬司寧頓了頓,才又道:“所以,在那之前,我們在外麵,儘可能不要有交集……”

悅顏驀地瞪大了眼睛,下一刻卻又聽他道:“除非是在安全的地方。”

“你住的那裏?”悅顏說。

喬司寧卻又緩緩搖了搖頭,“那裏‘鬼市’也有不少人知道,所以你暫時也不要去了。”

悅顏不由得詫異,“那還有什麽地方是安全的?”

“比如……這裏?”喬司寧說。

這裏?

霍家?!

敢情以後,他們隻有在霍家,在爸爸媽媽眼皮底下才能談戀愛了?

悅顏呆滯了片刻,一瞬間,她有些懷疑,這是不是爸爸向他開出的條件。

可是喬司寧給出的理據這樣充分,她甚至找不到反駁的點。

她隻是看著他,許久之後開口道:“那你的鑰匙白送我了,我去拿來還給你。”

說著她便作勢轉身,喬司寧卻忽然從身後抱住了她,低聲道:“送出去的東西,就冇有要回來的道理。哪怕時日再久,哪怕經曆再多,有些東西,是不會變的,對不對?”

悅顏微微迴轉頭,抬眸看向他。

兩個人相視許久,最終,悅顏還是抬起臉來,輕輕印上了他的唇。

……

那之後,他們的戀情由地下,成功轉為“大半地下”。

他們可以安全約會的場地,似乎就隻剩了霍家大宅。

並且,一週就那麽一次。

喬司寧身體恢複之後,很快又忙碌了起來,所以大部分的時間,他隻會一週來霍家一次。

雖然霍家人不少,但是好在,霍家也很大……

他們也經常在外麵碰麵,隻是每次碰麵,都是隔著人群。

她開始經常跟朋友去“子時”玩,偶爾他會在,她跟朋友坐在場內笑鬨瘋玩,他就坐在暗處靜靜地看著她。

有時候她能看見他,有時候不能。

可是她知道,他就是在看著她的,他一定是在看著她的;

偶爾他們也會在外麵的聚會上碰到,因為她開始頻繁出入一些商務場合,那些刻意挑選的時間和地點,會遇到他的時候很多。

有時候兩個人會假裝不認識,擦肩而過也不說話,有時候也會假裝閒談兩句,說的都是些無關痛癢的話題。

冇有人能想到,這樣的兩個人,會在某個夜晚,在影音室,在小花園,或者是在他的車子裏……親吻到極致。

……

悅顏大學畢業後

去倫敦上了一年學。

那也是喬司寧最忙的時候。

那一年的時間,兩個人相隔兩地,各有各的忙,雖然每天都會通視頻電話,可是卻是實打實地很久見不上麵。

悅顏原本以為自己會撐不住的,可是那正是喬司寧奮鬥事業的關鍵時期,即便撐不住,她也硬生生讓自己撐住了。

結果卻是喬司寧冇能撐住。

他在忙碌到極致的時候,硬生生地抽出兩天時間,在倫敦和桐城之間飛了個往返。

隻是為了能有那麽十來個鍾頭,可以看見她,抱抱她,親親她。

悅顏看見他的時候差點瘋了。

那十來個小時,兩個人在人來人往的倫敦街頭,肆無忌憚地牽手,擁抱,親吻,讓笑聲和風引領方向。

那是永遠都不會褪色的一天。

……

悅顏回到桐城的那一天,喬司寧以星河地產公司執行總裁的身份,出席了桐城十年以來最受矚目的一場土地拍賣會。

那場拍賣會,霍氏和喬氏亦有參與。

最終,卻是星河以令人咋舌的天價,成功拿到了“地王”。

那場拍賣會,喬褚鴻神情很複雜。

喬司寧卻從頭到尾都很平靜。

他用了三年的時間和喬褚鴻平起平坐到同一個拍賣場,而他還有很多時間,足夠他做很多很多事的時間。

記者采訪結束後,他幾乎是最後離開會場的。

當他走出拍賣大廳,悅顏就站在馬路邊,陽光之下,她一襲紅裙,明媚耀目。

她笑著看他,向他伸出了手。

一如那日的倫敦街頭。

他走上前,在身後一群記者的鏡頭與注視之下,緊緊抱住了她。

歡迎回來。

我的女孩。

我的辰星。

我的……命。

.

頂點小說網首發-